• en
  • zh-hans
  • fr
  • de

关注冰岛海鹦

南冰岛自然研究中心报告称海鹦数量堪忧

puffins icelandic times IMG_8520

冰岛栖息着超过300百种鸟类,包括海东青(又名矛隼)、北方大潜鸟、丑鸭、花亭鸟、金眼鸭等,这让到访的鸟类观察者激动不已;有趣的是,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这片土地还是鸟类在北美和欧洲大陆间迁徙的中转站。

_MG_0494 lundar icelandic times然而众多鸟类中最具冰岛特色的莫过于海鹦(puffin)。这种招人怜爱生灵有着黑白两色的身躯、亮橙色的脚、红蓝橙三色喙。海鹦游泳、潜水能力惊人,每次可潜在水里两分多钟、一跃出水时喙里含着数条小鱼。更好玩的是,它们飞行着陆时扑腾摇晃着,憨态十足。海鹦在夏季飞来冰岛筑巢,在不少地方都能发现它们的身影,比如南部的西人群岛(Westman Islands,又称韦斯特曼纳群岛)、北部的格里姆赛岛(Grimsey)、西部峡湾的拉特拉尔角悬崖(Látrabjarg)、东部的Borgarfjörður Eystri峡湾和帕佩岛(Papey)。

Bruges 2009 10 ISGM  erpur icelandic times

Erpur Snær Hansen博士

 

Erpur S. Hansen 20112002年夏季,约有七百七十万海鹦在冰岛筑巢,但在过去13年间,它们的数量以惊人速度锐减。南冰岛自然研究中心(Náttúrustofa Suðurlands)的生态研究主任Erpur Snær Hansen博士称,现在海鹦的数目仅为三百二十万左右。

IMG_9958 icelandic times ludni puffins南冰岛自然研究中心成立于1996年,由一支科学家队伍组成,专门对环境、野生动植物展开研究调查。Erpur自2007年起开始调研西人群岛上的海鹦数目,研究发现在冰岛的海鹦鸟大量减少,令人震惊。

_MG_4871 1 ludnar icelandic timesErpur解释,倘若冬季的海水表面温度维持现状或者继续升高,冰岛南部及西部的海鹦数目在未来10至20年间将大大降低。他说: “我们每年夏天会环岛两次测量海鹦雏鸟数量,也研究它们的进食情况和栖息环境。”

冰岛海鹦鸟减少的重要原因之一是食物短缺。Erpur说: “它们主要以毛鳞鱼和沙鳗鱼为食,而沙鳗鱼在2003-2005年间大幅减少,至今仍未恢复,这的确令人头疼。” 研究团队提出了一个假设: 冬季海洋温度的升高降低了沙鳗鱼的成活率,漫长的冬季几乎耗光了它们的能量储备,而春天又迟迟不来。沙鳗鱼的减少造成部分地区海鹦食物短缺。

后果显而易见。为了哺育雏鸟,成年海鹦不得不飞得更远寻找食物,但是所获不多。研究者们痛心目睹雏鸟忍饥挨饿、巢穴被遗弃、成鸟繁殖也在减少。

Utbreidsla
Erpur解释说: “这种现象以前也出现过。” 其实海鹦数量和一种叫大西洋年代际振荡(AMO)的周期性回暖有关。实际上冰岛周围的水域在35年里升温,接下来的35年又降温了,海鹦数目也随之减少、增多。但现在好像有点不对劲。海水温度比上一个降温周期高了2摄氏度,这跟1920-1964年的回暖周期很像。现在春天来得更晚了,海鹦雏鸟受到的影响非常大。由于全球变暖,即使这个回暖周期在2030年左右结束,但温度也可能还是太高了,“现在在冰岛能够较明显地感受到温度的升高,海鹦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情况不容乐观。”

IMG_3016Erpur认为海鹦数量受到威胁,政府责无旁贷应该做出改变。他说: “现在实行捕猎配额不合理、有损可持续发展,我们应该根据科学测量、以可持续发展为基础,重新考量管理系统,可以向渔业借鉴经验。无论如何,总得拿出办法做些什么。”

Erpur补充道: “海鹦和旅游业也息息相关,这一点也是政府需要考虑的。毕竟每年夏天大量游客来到冰岛想看海鹦,一些旅行公司也有观鲸鱼、观海鹦的项目。海鹦数量回升也会促进旅游产业的发展,带来经济效益。” 这一点也适用于本地餐厅。他继续说: “海鹦已经为数不多了,居然还出现在菜单上,多难堪多可悲。它们如此重要,但是我们却眼睁睁看着它们消失。必须要做出转变、拿出办法扭转这一局面挽救海鹦。” 对政府来说,简单有效的举措也许就是禁止食用海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