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zh-hans

布里尼亚·奥古斯特松(Brynjar Ágústsson)是一名著名的风景摄影师,他从1982年开始从事摄影事业,其作品为他赢得了诸多声誉,成为冰岛最受人尊敬的摄影师之一。此外,来自哈夫纳尔杜尔市/Hafnarfjördu的他还是冰岛维京文化复兴协会(Rimmugýgur Icelandic Viking Community)的一员。在他摄影生涯最活跃的时期,他发现自己对历史场景摄影特别有激情,用相机捕捉到了一个又一个极其精彩的瞬间,每一个瞬间的背后都蕴含着一段完整的故事,配上恰当的标题,每一张照片都能让观众浮想联翩,不忍离去。比如,在《尼雅尔萨迦》( Njáls saga)中,弗洛斯(Flosi)究竟是残忍狠毒的纵火犯还是值得尊敬的正人君子?一张照片或许要比千言万语更有说服力。当-贡纳的妻子拒绝剪下一缕秀发,供他修理长弓、并故意置他于死地时,贡纳脸上会浮现什么样的表情?《尼雅尔萨迦》对此并没有作具体描述,然而一张照片便可将此情此景以一种非同寻常的形式表现出来。

Taken in south-Iceland让照片讲述故事

将冰岛的传奇故事以图像的形式展现出来一直是布里尼亚的梦想。他已拍摄完成的维京时期的画像,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为布里尼亚赢得了良好的声誉。在男人的面部肖像中,您可以读出诙谐、激情以及刚毅;而在描写战争结束时的照片中,您可以看到黄昏时可怕的葬礼场景、阴暗小屋中惶恐的女子以及尼雅尔萨迦传奇时代其他的日常生活场面。这些照片都能够在瞬间抓住观众的眼球,达到任何文字所无法达到的效果。

Taken in north-west Iceland布里尼亚说道:“这些照片将整个故事都告诉了您。今天,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照片几乎无处不在,年轻一代更愿意用图片而不是用文字来表达生活中的故事。”根据他的观点,游客在辛格韦德利/ (Thingvellir)古议会旧址、或者埃吉尔传奇(Egil’s saga)的发生地博尔加峡湾(Borgarfjörður)等历史古迹游览时,会更乐于在信息栏中观看一张张布里尼亚的风格拍摄的照片,而不是阅读冗长的文字。他说:“照片是无声的语言,让人心领神会。”

Taken in south-Iceland摄影师的人生舞台

为营造冰岛各种传奇故事的场景,拍摄时,布里尼亚会要求专业模特身着传统维京时代的服装,使用仿真维京时代的道具;之后,他会再对照片中的场景和环境进行专业剪辑。由于传奇故事的发生地分布在全国各地,所以他有时会前往高地,有时在汹涌的冰川河边取景拍摄,有时则会来到一望无边的火山沙漠寻觅背景;对于任何一位富有创造力的艺术家来说,这种工作方式都是一种享受。

Taken in south-Iceland在捕捉完美画面之时,布里尼亚·奥古斯特松总会处在冥想之中。用他的话说,在独自静默中寻找恰当的主题需要有一双具有艺术灵感的眼睛,这双眼睛要能在安静和全神贯注的耐心中,敏锐地抓住冰岛飘渺的光线,达到最精致,最柔和的那一瞬。

Taken in Northeast-Iceland冰岛的地形差异极大,每一位来到这里的游客都会很快发现这一点。咫尺之距,便是另一番风景,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冰岛成了摄影爱好者的天堂。冰岛壮美的自然景观繁多,从漂浮在蓝绿色泻湖上一座座纯白色冰山,到活火山上流淌下来的血红色岩浆以及颜色不断微妙变化着的海洋等等,布里尼亚的风景照都是一个极好的写照。“我所拍摄的画面其实是游客所看到的景观的延伸”,布里尼亚说道。您如有兴趣观看更多布里尼亚的照片或与他取得联系,请登录他的个人网站:panorama.is。

Taken in South-east Iceland冰岛之所以被誉为最独一无二的摄影圣地,大概是因为存在各种反差吧,比如,这里的北极光时而柔和温顺,时而激越刺眼;海风冲过云间,引得天光云影不断变幻。布里尼亚的作品完美的再现了冰岛自然景观的反差,从中也不难看出为什么布里尼亚会对摄影如此痴迷。对于布里尼亚来说,携带着三脚架来到野外,选择一处风光绮丽的地方,然后静静地等待最完美的光线来临是最“纯粹的乐趣和放松方式”。他似乎已经找到了天堂,他所拍摄的照片,就是这种“人间天堂”的写照。

 Taken in south-Ice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