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语
  • 简体中文

当爱尔兰人发现冰岛、并开始定期派船驶向冰岛时,挪威西海岸的造船和航海技术也在发展之中。崇山峻岭以及森林切断了峡湾地带各个定居点之间的联系,因而海运很快成为一种最重要的交通方式。据可靠记载,大约在公元800年初,挪威人就能建造海船,而且有大量的木材可供造船使用。航海技术的发展,逐步打破了峡湾地区和整个沿海各个地方之间的孤立状态,最终导致了对公海—西部航海权的追求。公元800年以前,北欧人与主流的欧洲文明之间几乎没有任何联系,然而,突然间,维京人闯入了人们的视野,他们

乘坐着造型优美、速度上乘、装饰华丽的海船驶向遥远的彼岸。

海船和一定的航海技术无疑是定居冰岛的前提。在冰岛,尚未发现任何维京时代海船的残骸。这条名为“奥塞贝格号”的海船位于挪威奥斯陆的维京船博物馆。

最初,这些维京人一路航行,一路掠夺,但他们也与他们所接触到的当地人进行贸易。后来,他们开始在所到之处定居,建立他们的殖民地。这就是所谓的“维京时代”(大约从公元800年到1050年),它开启了欧洲探险史上一个极其活跃的时代。北欧维京人先是踏上了设得兰群岛、继而向奥克尼群岛、苏格兰和爱尔兰进发。在那里,他们也许听闻了爱尔兰人远渡重洋到达冰岛的故事,所以也一直在寻找北部的这个岛屿。但维京人也有可能是在偶然之中发现了冰岛。总之,维京人不久就会发现冰岛,因为他们在海上的船只越来越多。当然,海船是在冰岛定居的前提。但令人感到不解的是,在冰岛,人们除了偶尔能见到被埋在地下的一些零星的小船碎片外,至今还没人发现过任何一艘这一时期海船的残骸。人们只有在挪威,才能找到一些与这些维京海船相关的信息,因为那里发现了两艘大型维京海船。此外,在丹麦,人们在罗斯基勒峡湾湾底发掘出了一些古老的海船,包括knörr—维京时期的一种货船。挪威海员发现冰岛的时间大约是在公元850年左右,或在这以后不久。

人们认为,英格尔夫·阿纳尔松是第一个在冰岛定居的挪威人。他大约在公元870年或874年到达冰岛,但人们大都认为他到达冰岛的确切的时间,是公元874年。英格尔夫·阿纳尔松决定把家安在雷克雅未克,他的王座立柱就是从那里漂到岸上的。

据史料记载,曾到冰岛探险的维京人有三位,其中一位叫纳多德。据说他是第一个到达冰岛的古代挪威人,因为没有发现冰岛有任何人类居住的迹象,他返航回到了挪威,并把冰岛叫做“Snæland”,即“冰雪之国”的意思。第二位维京人叫Gardar Svavarsson,他是瑞典人,也是第一个环绕冰岛航行的北欧人,他发现,Snæland其实就是一个岛屿,于是将其改名为加达尔绍/Gardarsholm。他在斯乔尔万迪湾的胡萨维克度过了冬天。第二年春天,当他们决定启程返航时,他留下了一条小船以及一个叫做Náttfari的男人,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奴仆,这三人在雷克雅达勒定居了下来。因此,Náttfari是第一个在冰岛定居的北欧人,但由于他并不是主动而来,因而没被列入定居者名单。

弗洛基·维尔格达森,挪威人,他是第三位到冰岛的探险者。他带着他的家人和家畜向加达尔绍/Gardarsholm航行,并打算在那里定居下来。他还带了三只乌鸦作为向导。当他放飞第一只乌鸦时,这只乌鸦飞回了挪威;于是,他放飞了第二只乌鸦,结果,这只乌鸦飞回了船上;接着,他放飞了第三只乌鸦,这只乌鸦一路向前飞着,指引着它的主人向冰岛航行。从那以后,人们称弗洛基为“渡鸦”弗洛基/ Raven- Flóki。他们沿着冰岛南部海岸一路航行,最终到了布雷扎湾北岸的Vatnsfjörður峡湾。整个夏天,他们都在这里捕鱼,由于没有为家畜准备干草,结果,在第二年的冬天,这些家畜先后死去。第二年春天,弗洛基爬上了一座山,他站在山顶环顾四周,发现远处有一个冰封的峡湾。根据《殖民之书》的记载:“于是,他们把这个国家叫做冰岛,这个名字一直沿用至今。”

在冰岛定居了三年后,弗洛基返航回到了挪威。他对冰岛的第一印象并不好,而他的船员门则认为冰岛好坏参半。人们确信Garðar Svavarsson和“渡鸦”弗洛基到达冰岛的时间是在公元865年或更晚。按照传统的说法,第一个定居冰岛的挪威人是英格尔夫·阿纳尔松。当他看到冰岛的南部海岸时,他立即把他的王座立柱扔到海里,并发誓这一立柱漂到什么地方,他就在那里安家。英格尔夫在冰岛南部海岸的英格福修第岬或附近登陆,在那里度过了他在冰岛的第一个冬天。接着他先后在乔莱夫岬角/Hjörleifshöfði和Ingólfsfjall山麓度过了他在冰岛的第二和第三个冬天。然而,当他的奴仆们在雷克雅未克的海边发现漂到这里的王座立柱时,他立即决定把他的家安在雷克雅未克。

据估计,英格尔夫大概是在公元870年或874年到达的冰岛,人们普遍都认为后者才是挪威人在冰岛定居的“开元之年”。英格尔夫的妻子Hallveig Fróðadóttir,也因此成为了雷克雅未克的第一位家庭主妇。定居时代大约持续了将近60年,到公元930年结束,这一年,在辛格维利尔,冰岛议会阿尔庭/Althing成立。在此期间,大约有1-2万名外来者在冰岛定居,他们主要来自挪威西部、苏格兰群岛和爱尔兰。这是欧洲人在大洋彼岸的第一次永久定居,因此,在历史上,这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事件。古代挪威人在冰岛定居是维京人自挪威向西入侵的自然延续。在其定居冰岛后不久,冰岛的海员们就明白了这一点,即在冰岛的西边有一块陆地。

《殖民之书》讲述了维京人Gunnbjörn从冰岛向西漂流到达爱尔兰Gunnbjarnarsker的故事。斯内比约恩·加尔提在公元970年也来到了这里。红发埃里克出生在冰岛西北海岸的德拉格,他的儿子叫莱夫·埃里克松(也叫幸运儿莱夫·埃里克松/ Leif Ericsson the Lucky)。大约在公元982年,红发埃里克为寻找Gunnbjarnarsker而起航西行,他在浮冰中一路前行,最先到了格陵兰岛的东海岸,然后沿着海岸继续向南航行。他是当时人们所知道的第一个绕过格陵兰岛最南端送别角/ Cape Farewell的人,当他到达格陵兰岛的西海岸时,他终于发现了一个适合定居的地方,经过三年的考察,他把这个国家称为“格陵兰”,因为他意识到一个好听的名字将会吸引更多的定居者来此定居。

公元985年,埃里克回到冰岛的家,一年之后,即公元986年,他再次启航前往格陵兰。这次的阵容不同一般,同行的有25艘海船和300多位前往格陵兰定居的冰岛人,但这次航行最终只有14艘海船安全到达定居地区,其他海船有的在海上失联,有的掉头返回了冰岛。格陵兰西南部冰岛人的定居点集中在两个区域,一个叫“东部定居点”,即现在格陵兰的尤利安娜霍布区;另一个叫“西部定居点”,即现在格陵兰首府努克(也叫戈特霍布)。红发埃里克在埃里克峡湾湾谷的Brattahlíð——现在的Kagssiarssuk——定居了下来。从此以后,Brattahlíð成了冰岛人在格陵兰主要的定居地。著名的Þjóðhild教堂也在这里。

1974年,为纪念冰岛第一个定居者英格尔夫·阿纳尔松定居冰岛1100年,在他当时登陆的地方,人们专门为他树立了一座纪念碑。

与红发埃里克一起前往格陵兰的定居者中,有一位叫Herjólfur的人,他的家在冰岛西南海岸的埃拉巴基,他有一个儿子叫比雅尼·何尔约夫森,同一年夏末,当比雅尼从国外航海回来,得知他父亲已移居格林兰的消息,他即扬帆起航,跟随他父亲也驶向格陵兰。他和他的伙伴们一路向西,经过格陵兰岛,来到一个树木繁茂的低洼海岸,然后继续向北和东北航行,最后,他们到达格陵兰岛“东部定居点”的Herjólfsnes(现在的Ikigait)。公元990年左右,莱夫·埃里克松乘坐比雅尼·何尔约夫森的海船,从Brattahlíð出发,开启了他们的探险航行。据说同行的人中,就有比雅尼本人。他们先后到了巴芬岛、马克兰、以及更南一些的他们称它为“文兰”的地方,但这个地方究竟确切的位置在哪里始终不得而知。

公元1000年左右,又出现了几次为寻找并定居文兰所发起的航海探险,主要的首领叫索尔菲德·卡尔塞夫尼/ Þorfinnur Karlsefni,他的妻子叫居兹丽聚尔·索尔比亚德纳尔多蒂尔/ Guðríður Þorbjarnardóttir。他们原打算在文兰定居,但由于与当地居民(很可能是爱斯基摩人)发生冲突,在文兰住了两年之后,他们回到了格陵兰。后来,索尔菲德·卡尔塞夫尼夫妇带着他们在文兰出生的儿子斯诺里·索尔芬松/ Snorri Þorfinnsson又回到了冰岛。斯诺里·索尔芬松/ Snorri Þorfinnsson是人们所知道的第一个在美国出生的白人。虽然在公元1000年左右,永久定居文兰的计划最终被放弃,但在后来,定居在格陵兰的冰岛渔民在那里设立了驻地,他们从那里带回了许多产品,尤其是木材。因为从那里运输木材要比从挪威运输,距离要短得多。

因此,北欧人的文兰之行,并没有能让他们在美洲大陆永久定居。维京时代北欧人的西进运动最终结束,即使在他们的“家乡”冰岛,也只留下了一个小村庄;公元1410年之后不久,与格陵兰冰岛人定居点的联系也中断了,那里定居者的命运如何,也不得而知。因此,冰岛是维京时代北欧人唯一永久的定居地。人们认为,古代挪威人在冰岛定居的最初几年里,定居者人数增长非常缓慢,第一批定居者居住分散,他们占用了大片土地。移民大量涌入冰岛出现在殖民时代的末期,也即公元890-910年间。这些定居者主要来自挪威的西南部——垦殖时代著名的维京人居住的地区。这里的土地非常少,因此这里的维京人便干起了海盗的把式,他们经常袭击临近的苏格兰群岛和爱尔兰群岛。

上图显示了北欧维京人在冰岛垦殖时代之前和期间的西进航线图。北欧维京人的第一次西进是从挪威西海岸出发,最后到达苏格兰和爱尔兰,当时,这里已是维京人的殖民地。到冰岛定居的维京人,一部分来自挪威西部,另一部分来自定居在爱尔兰和苏格兰的维京人。在冰岛定居的维京人又从冰岛出发,航行到了格陵兰岛,并在格陵兰岛的西海岸建立了“东部定居点”和“西部定居点”。比雅尼·何尔约夫森大约在公元985年或986年从冰岛出发,跟随其父亲前往格陵兰岛,但在向西航行的过程中,他发现了美洲。公元10001014年间,莱夫·埃里克松从格陵兰冰岛人的定居点出发,向美洲航行,最后他发现了一个他称之为“文兰”的地方,但至今没有人知道这一地方确凿的位置。维京人没有能在美洲永久定居下来,在与当地土著人(很可能是爱斯基摩人)发生交战后,他们从那里撤了出来。公元1410年之后不久,与格陵兰冰岛人定居点的联系也中断了,那里定居者的命运如何,不得而知。

后来,他们建立了维京殖民地,并开始与这些国家的凯尔特人通婚。同时,他们也把一些凯尔特人当成奴隶带回挪威。因此,在冰岛的垦殖时代,这些维京人与凯尔特人有着密切的接触,他们的文化也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凯尔特人文化的影响。当时,挪威还没有统一称为一个国家,所有的郡都是独立的。哈罗德在征服了大部分的郡以后,统一了挪威,成为挪威的第一个国王——即“金发国王”哈罗德。挪威西南部的维京人不甘称臣,他们发起了推翻哈罗德国王的战争,19世纪末,在哈斯之战中,金发国王哈罗德大获全胜,击败了挪威西海岸维京人的进攻。从那以后,余下的维京人纷纷逃离挪威,或投奔他们在苏格兰群岛或爱尔兰的亲戚,或逃往冰岛。

此后,由于逃亡到苏格兰群岛的维京人经常袭击挪威的一些地方,哈罗德国王派出一支由战士组成的舰队,将这些岛屿全部征服。此后,又有一些维京人从苏格兰群岛逃往冰岛。但与此同时,由于挪威西部的维京人在挪威和苏格兰都遭遇了失败,他们在其他地方的殖民地也被征服,因而维京人的地盘大大缩小。公元902年,他们被逐出都柏林,他们的地盘再次缩小,仅剩下苏格兰和赫布里底群岛的一些地方。由于金发国王哈罗德征服了挪威西海岸的维京人,他们再也不能指望从挪威得到任何支持。挪威和不列颠群岛的这种形势,无疑助推了公元900年后大约几十年时间里,大批维京人涌向冰岛。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不可解释的命运、或一系列不同寻常的事件,与移居冰岛的凯尔特人接触最密切的、大多是挪威西部的维京人。在爱尔兰和苏格兰群岛生活了两三代时间的维京人,在他们来到冰岛前,通过与凯尔特人通婚,他们与凯尔特人的家庭已建立了非常密切的关系和友谊。这些维京人来冰岛定居时,也带来了爱尔兰血统的自由人和奴隶。因此,历史证明,在冰岛的定居者,几乎全部都是挪威——爱尔兰血统。然而,在语言方面,北欧语的词根却占了主导地位,因为所有定居者讲的都是当时通用的北欧语,除了人名和地名外,只有很少一些爱尔兰词汇进入了冰岛语。

另外,人们认为,爱尔兰文化对冰岛的萨迦文学的创作以及其他的文学活动产生了重大影响,至少在北欧国家,没有那个国家的萨迦文学能像冰岛那样普及。事实上,维京时代和冰岛联邦时期所有有关北欧国家的主要信息,大都来源于冰岛的萨迦文学。在维京时代,爱尔兰文化也对冰岛的宗教传统产生了影响,并促进了航海技能的提高。正如上文所述,早在维京人来到冰岛之前,爱尔兰人早已航海到了这里,而一些从爱尔兰来的挪威定居者们也把爱尔兰航海家带到了这里。此外,在维京人与爱尔兰人接触并掌握了他们的航海技术之后,冰岛人发现了格陵兰岛,而后又发现了美洲的文兰,这也许并不完全是偶然之事。然而,这并不是说,北欧维京人的航海技能可能不足以让他们实现他们所做的。

迄今为止,人们一直在试图利用史料去弄清楚冰岛人的起源,科学家们通过测量冰岛异教徒时期墓穴中的骷髅,并将它们与同一时期挪威、瑞典、丹麦、以及苏格兰群岛和爱尔兰维京人定居点的骷髅进行比较,结果证明,他们的身高和头部形状表明,冰岛的定居者主要来自挪威西部,苏格兰和爱尔兰维京人定居点的定居者也是同出一源,这些定居者是北欧人和凯尔特人的混血后代。最后,可以指出的是,血型研究表明,A型血在挪威人、瑞典人和丹麦人中最为常见,而O型血则以冰岛人为主。在不列颠群岛进行的类似研究表明,苏格兰人和北爱尔兰人的血型分布与冰岛人相似。综上所述,考古和血型研究都支持这一史实:即冰岛人属于挪威西部/凯尔特血统,而冰岛语则是纯粹的北欧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