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中文

冰岛和中国曾共患难的那一夏

1783年夏天,一场可怕的天灾,袭击了冰岛、中国以及其他很多国家,大批民众罹受了这场灾难,很多人因此丧生,所造成的影响历时数年。截止1786年,北半球已有600万人因此失去了生命,其中有100万是日本人,数百万的中国人、数百万欧洲人以及北美人。在这场自然灾害中, 冰岛失去了1/5的人口。

3. BjornRur_059_LakaGigur04.hreins1783年6月8日,冰岛南部天气晴朗、阳光普照,却不料祸从天降。神父琼.斯泰因雷姆森/ Jón Steingrímsson在日记中写道:“黑压压的一大片浓烟像一堵墙一样,从山间升腾起来向北蔓延,岩浆很快吞噬了我们的农场区,所到之处,室内漆黑一片,在室外,人们几乎无法呼吸。”熔岩不断从裂缝中向外喷涌流淌,持续了将近一周,135个火山口喷发的熔岩,流经的区域距离总长约27公里(约17英里),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单一熔岩流。

4. BjornRur_060_Lakagigur01.MN在那些日子里,各地的日志、年报和新闻都清晰地描述了这一自然灾害以及由此而造成的气候变化。6月10日,火山灰云飘到了挪威、苏格兰和法罗群岛,22日飘到英国。到了24日,灰雾一路蔓延到亚德里亚海以东,弥漫了整个欧洲。7月,灰雾又开始向俄罗斯、西伯利亚和中国扩散。据当时的报道,中国的长江流域和印度遭受了严重干旱,1783年夏,中国各地普遍出现了极度低温。随后的几个星期,叙利亚和埃及也饱受灰雾之苦。由于季风周期遭到破坏,尼罗河的降雨量下降了近20%,造成庄稼欠收,进而引发饥荒。据史料记载:“到1785年1月,埃及有1/6的人口或死于饥荒,或背井离乡。”

PRUFUR

6. BjornRur_065_Laki_hraunflaki.MN1784年冬天,美国东部的平均气温比以往低了5°C。南卡莱罗纳州的查尔斯顿/Charleston——在今天即使是一场小小的降雪也会导致交通突然中断的地方——当年却冻成了一片大冰场。大块浮冰沿着密西西比河顺流而下,流入墨西哥湾。密西西比河一度千里冰封,连新奥尔良段都上冻了。

PRUFUR

PRUFUR

更为严重的是,火山灰云覆盖了1/4的地表面积,殃及到北纬30°以北的整个北半球。由于地心引力的作用,灰云呈螺旋状降落到地表。灰云对所经地区环境和气候的严重影响在此后至少持续了两年。在灰雾持续不散的欧洲和其他地区,火山爆发的前五个月内,每立方千米火山灰的硫酸含量竟高达1000公斤。

PRUFUR

这些灾害导致作物多年减产,由减产引发的饥荒最终导致了饥民暴乱。法国因暴乱而死亡的人数超过100万。人们普遍认为,法国大革命的根源是由于冰岛拉基火山/Laki的爆发促使的。

与230年前自然界毁灭性的“狂怒”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当我们今天再次经过这里时,看到的却是大自然的的宁静优美。200多年后,拉基火山/Laki口已经由岁月雕琢成了一件自然的艺术品。那些过去形成的粗糙而又毫无生气的火山岩如今已形成了大小不同,形态各异的洼地,这些洼地被苔藓覆盖,成了动植物的庇护所。火山口展示并传达着自然的瑰丽,山间点缀着的蓝绿色溪湖,火山坑壁上茁壮成长的低矮灌木。自然之力曾大施淫威的地方,如今却成了这些娇弱生命的乐园,让人不禁感叹大自然的巧夺天工。

 

Text and photos© by Björn Rúriks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