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
  • zh-hans

艰苦岁月中的忠实伙伴

冰岛在公元前1000年开始有人定居,定居者不但用小船运载着羊和家居用品,就连马匹也一同被带入到穿越北海的凶险旅程。最早被发现的马鞍和嚼环可以追溯到公元10世纪,当时冰岛还处于异教时期,人们信仰大神奥丁,他骑着一个有八条腿的名叫斯雷皮涅的神马。冰岛萨迦文学有很多跟马有关的故事,马匹不仅是日常生活中的运输工具,也是财富的象征和欲望的对象。其中最著名的,是哈弗克萨迦中的马,名叫弗瑞法斯。哈弗克不允许任何人骑弗瑞法斯,他的牧羊人尹纳,擅自骑了弗瑞法斯,结果被主人处死。

Strand1勇敢的伙伴

OLYMPUS DIGITAL CAMERA冰岛马体形矮小,身体强壮,这个物种随着定居者从斯堪的纳维亚来到冰岛。他有勇敢的个性,能禁得住到冰岛的长途航行。定居后的数百年间,陆续有商人从大陆带马匹来冰岛,至此冰岛马演化成为我们今天看到的样子:便于骑行的矮小马种,到马背隆起最高点138厘米(54英寸或者13.6手长)。他们是步履稳健,性情随和,吃苦耐劳,温顺合群的动物。冰岛马能在恶劣的冬天,饥荒和火山喷发条件下存活,像伙伴一样帮助人们犁地,收割并驮运鱼,原木,干草和石头等重物。汽车在二战后才在冰岛出现。在此之前,马队驮着人们长途跋涉,穿越熔岩沙漠,冰川和荒滩,乘着小船穿过冰河或者泅渡。在机车已经取代畜力,成为交通工具的今天,还是有一项工作必须由冰岛马来完成。人们要在初秋骑马,把在高原上放养的羊聚集起来。这时便体现了人和马之间的默契。多年以来众多著名的诗歌都颂扬着马儿。在古代,马经常陪葬在已故主人的旁边,说明他们之间的紧密联系。当然这种方式现在已不再被允许,但直至1920年,冰岛南部还是有一个农民决定和自己的马葬在同一个墓穴,墓地就在他们俩都喜欢的山坡上。

_MG_0711托特—长距离马步

和其他马种不同,冰岛有两种额外的马步:托特和踱步。托特是四落点横步,一次只有一只脚负担重量,在长距离骑行中显得平缓舒适。踱步是快速的,两落点横步,用于短距离速度跑。中世纪的欧洲,特殊的托特步在品种繁育过程中已几乎消失,因为它不适合用于拉车。在荒凉的冰岛土地上,拉车并不实用,所以托特步得以保留了下来。在16世纪,丹麦的牧羊人觅寻冰岛马,源于对冰岛马的托特步的青睐。现今托特步仍被人们惯用于享受冰岛美景的骑行中。在过去,人们带着2到4匹马骑行穿越高原和整个国家,每过一个小时换一匹马,这样可以使马儿充满活力和干劲。在夏天,游客能在不同的表演中观赏马匹不同的品质,感受不同比赛带来的乐趣。

_MG_7397 copy 现在赛马

为了保护物种健康,冰岛1909年开始禁止进口境外马匹。从20世纪50年代冰岛逐渐增加了对欧洲大陆马匹的出口。马匹先是在战后作为畜力 ,后来则是用于比赛。全世界大概有30万匹冰岛马。在每个欧洲国家,美国,新西兰都能看到冰岛马。每两年都有一次世界大赛来展示该马种的佼佼者。由于能吃苦,他们以耐力著称。欧洲最有耐力的马之一就是冰岛马。在美国,25岁的瑞明顿是冰岛马耐力比赛的冠军,这是他完成的第209场比赛。马文化在冰岛文化中有着强烈的体现。色彩多样的马群,在绵延的草场安静地吃草,无所畏惧。没有什么比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和马在一起更平和,也没有什么能比骑马穿越熔岩地区和河流更自由,几百年来人们如出一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