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语
  • 简体中文
  • 冰岛语

北极绿色能源公司与中国中石化公司的合资企业已成为全球最大、发展最快的地热供暖公司,在这个全球变暖的时代,该公司正在给中国带来巨变。

值得一提的一段历史

Winston Churchill in Iceland

1930年,雷克雅未克,也即“烟雾之湾”/ Smokey Bay的居民们就开始使用地热温泉为房子供暖。当第一批移民来到这个地方,看到水蒸汽从温泉中升腾而起、四处雾气弥漫时,即兴给这个小小的首都取名为“雷克雅未克”。由于燃煤供热所造成的污染越来越严重,当地人转而采用地热温泉来供暖。冰岛是离北大西洋最远的一个岛屿,不仅贫穷,与外界也几乎没有联系,在三十年代中期,雷克雅未克的一所小学Austurbæjarskóli,成为第一个利用地热供暖的建筑。

Churchill in Iceland

1941年8月,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温斯顿·丘吉尔在与时任美国总统的罗斯福会晤并签署了《大西洋宪章》后访问冰岛,在他访问期间,丘吉尔第一次打出了表示胜利的“V”型手势。而当时,纳粹正统治着欧洲,他们对伦敦和英国的许多城市实施轰炸;在远东,日本统治着亚洲并占领了中国。

Churchill visiting geothermal pools in Iceland

虽然此时战争的前景黯淡,但变化却正在悄悄发生。丘吉尔对冰岛当地人使用温泉感到惊奇,但他认为,这是未来的一种预兆。他访问雷克雅未克东部的“蒸汽谷”/Smokey Valley—Reykjadal时,当地人正在钻取地热温泉,对他们而言,这已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冰岛当地人基本上只能在温泉泳池中游泳,全冰岛的妇女们也只能用温泉水洗衣服。这就是事实!

由于利用地热温泉给住宅供暖,雷克雅未克成为全球最洁净的城市。那时的冰岛人几乎没人能想到,他们对地热的开发,将使冰岛成为今天世界上最擅于利用地热资源的国家。尽管这是一段漫长而不平坦的道路,但这个小小的国家以稳健而又坚实的步伐,取得了让世人瞩目的成果。

以绿色能源为基础的工业化

利用地热的方法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用来发电。发电利用的是15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地热水;另一种是直接利用地热水。后一种方法也许更为重要,它已被广泛用于家庭供暖、温室供暖、水产养殖以及旅游等各个方面。

60年代末,也就是50年前,由于鲱鱼没能从挪威海迁移到冰岛海域,冰岛陷入了严重的经济危机。成千上万的冰岛人移民海外,大部分移民瑞典,也有一部分移往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冰岛也因此由世界银行监管。然而,随着冰岛着手利用其丰富的冰川水、并建造它的第一座炼铝厂开始,冰岛雄心勃勃的工业化计划拉开了帷幕,国家也因此而发生改变。

80年代后期,亨吉德山/ Hengill Mountain的高焓地热工厂动工建设,该项目位于辛格维利尔国家公园/ Thingvellir National Park附近。该工厂利用地热水为雷克雅未克供暖,并为该市一座名叫奈斯亚威里尔/ Nesjavellir的电厂发电。该电厂于1990年投入运营。丰富的地热资源,使冰岛成为了全球最擅长利用地热资源国家,冰岛人民的生活水平也因此迅速提高,跃居世界第五位。目前,地热发电占冰岛一次能源发电的35%以上,其余的一次能源发电为水力发电。到目前为止,冰岛还是全球唯一一个100%一次能源来自可再生能源的国家。哥斯达黎加目前名列第二。

更长的预期寿命

从那时起,冰岛的地热集中供热系统覆盖了全国95%的供热区域。地热是唯一一种不需要任何电池的可再生能源,因而非常适合城市供热和制冷。冰岛人很快发现,地热给环境、公共卫生和经济带来了诸多好处。年长一些的冰岛人将不会忘记昔日冬季笼罩着雷克雅未克的烟雾,以及为取暖而进口和燃烧煤炭所带来的污染。医学研究表明,随着燃煤供暖的淘汰,冰岛人的预期寿命会越来越长,呼吸道疾病的病例也会迅速减少。从经济效益看,冰岛正在节省大量外汇,这些外汇原本是用来进口每年冬天采暖所需的燃煤使用。

北极绿色能源公司与中石化的合作

2006年,由雷克雅未克市政电力公司及其合作伙伴创办的Enex China 正式更名为北极绿色能源公司。这一合作是前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访问冰岛总统格里姆松取得的直接成果,格里姆松总统在江泽民访问冰岛期间,邀他参观了冰岛的地热基础设施。这个新公司的使命是向中国输出冰岛地热利用经验和技术。在中石化——全球第三大企业——2009年收购中方合作伙伴的股份以及2011年Haukur Harðarson公司收购Enex China 的股份之前,该公司规模一直不大。

由此,中石化公司和北极绿色能源公司董事长在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签署合作协议,成立中石化绿源地热能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中方和冰方各占51%和49%的股份,这一合作具有里程碑意义,代表着冰中双方合作关系的迅速扩大。见证签署协议的有时任冰岛总理约翰娜·西于尔扎多蒂/ Jóhanna Sigurðardóttir、卡特琳·雅各布斯多蒂尔/ Katrín Jakobsdóttir(2018年成为冰岛总理)、以及温家宝总理。格里姆松总统随后决定出访新成立的合资企业,冰岛的领导人们非常期待这次访问,因为他们相信,冰岛可以给世界带来不同。

The start. Fu Chengyu and Haukur Harðarson sign the agreement attended by China‘s Premier Wen Jiabao, Iceland‘s PM Jóhanna Sigurðardóttir and present PM Katrín Jakobsdóttir. Picture to the right: President of Iceland Ólafur Ragnar Grímsson visited Sinopcec Green Energy.

非凡成功

Fu Chengyu Chairman of Sinopec Group, President Ólafur Ragnar Grímsson,
Haukur Harðarson, Chairman & Founder Arctic Green Energy.

中石化绿源地热能开发有限公司/SGE在中国取得了非凡的成功,它对中国的影响不亚于地热资源对冰岛的影响。SGE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地热公司,在中国的60多个市县钻有520多口地热井,主要分布在河北、陕西、山西、山东、和天津。目前SGE正在雄安进行作业,该城市将成为中国首个“无雾霾城市”,并成为全球可持续发展的典范。

Fu Chengyu, President Ólafur Ragnar Grímsson, Haukur Harðarson & others at Bessastöðum

Haukur Harðarsson表示,“格里姆松总统对冰岛和整个亚洲国家之间的地热合作所做的贡献,无论怎么强调都不过分”,他接着表示,“作为一国之首,他表现出了卓尔不群的远见和激情,在各国普遍开始重视环保之前,他早已对此作出了强调”。目前,作为北极事务全球平台——“北极圈”论坛——的主席,他正继续为这一使命而不辍工作。

中国的地热革命

SGE的业务大大降低了二氧化碳的排放。该公司是中国第一个大规模使用回注技术的公司、拥有多项业内最有价值的专利,回注技术专利是其中的一项。在短短的几年内,SGE已拥有近5000万平方米的供暖能力,拥有399个供暖中心,服务的客户超过200万。SGE的经验表明,减少空气污染和温室气体排放最有效的方式,就是以地热集中供暖取代燃煤集中供暖。除了地热热能外,SGE正在开发其他可再生能源领域,但地热作为唯一可全天候使用的可再生能源,由于无需电池储存,仍将是如此多样化的可再生能源系统中的支柱。因此,冰岛在地热和清洁技术方面的专业知识和领导地位,对中国非常有益。

SGE在中国的领导地位不仅体现在它所占有的市场份额(约40%),而且还体现在它对于整个行业的塑造。公司目前在雄安的项目,是利用地热进行集中供暖以及地热勘探的官方示范项目。SGE是全球首家获联合国碳交易认证的地热公司,也是率先采用大规模地热水回注技术的公司,公司拥有50多项专利。绿色能源的潜力确实令人吃惊,雄安新区作为北京之外首个官方认可的“无雾霾城市”,将成为未来城市建设的一个标杆。中国借鉴冰岛的(地热利用)模式正使中国奇迹般地崛起,

并取得良好的成果,而冰岛模式也正在给中国带来革命性的变化。

生活在西贡的冰岛人

自1992年起,北极绿色能源公司的掌门人Haukur Harðarson和他的家人陆陆续续在西贡生活,从2008年起至今,常住西贡。他所学的专业是建筑工程。Harðarson在冰岛设计的最后一个项目是位于雷克雅未克的证券交易所大楼。

President of Iceland Ólafur Ragnar Grímsson
Haukur Harðarson 先生与前任冰岛总统 Ólafur Ragnar Grímsson 先生

北极绿色能源公司的总部设在新加坡。因工作需要,Harðarson除了在中国工作外,经常来往于越南、新加坡、哈萨克斯坦,与当地合作伙伴一起开展工作,目前正计划前往欧洲和中亚拓展业务。

Harðarson先生指出,供热所需的能源约占能源生产的一半。城市所消耗的能源占到能源消耗总量的70%,其中大部分是用于供暖。例如,在我们研究北半球一个普通家庭的能源使用情况时,我们发现,80%以上的能源是用来供暖或烧水,照明和各种电器所消耗的能源不足20%。

Harðarson先生指出,供热所需的能源约占能源生产的一半。城市所消耗的能源占到能源消耗总量的70%,其中大部分是用于供暖。例如,在我们研究北半球一个普通家庭的能源使用情况时,我们发现,80%以上的能源是用来供暖或烧水,照明和各种电器所消耗的能源不足20%。“降低家庭对碳能源的使用,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这是努力的方向,冰岛的经验非常重要”Harðarson先生表示。

Heating house vs Water

“降低家庭对碳能源的使用,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这是努力的方向,冰岛的经验非常重要”Harðarson先生表示。

冰岛公司面临的尴尬处境

北极绿色能源公司及其合作方伙伴已获得了亚洲开发银行的项目贷款,但由于冰岛是经合组织中唯一没有加入该银行的国家,因而冰岛的工程公司无法参与由该银行资助的项目。“这种情况很奇怪,它使我们的一些合作伙伴,也就是冰岛一些优秀的工程公司无法参与亚行资助的项目,我强力建议冰岛的政策制定者们尽快解决这个问题,以支持这一有价值的出口产业的发展”,Harðarson先生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