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语
  • 简体中文
  • 冰岛语

对冰岛前总统奥拉维尔·拉格纳·格里姆松的采访

President Ólafur Ragnar Grímsson

奥拉维尔·拉格纳·格里姆松(1996-2016年任冰岛总统)1943年出生在冰岛西部峡区的伊萨菲厄泽Ísafjörðu /镇,这里地处偏僻、与外界几乎没有交往、距离北极最远。二战以前,冰岛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处在丹麦国王克里斯蒂安十世的统治之下。

冰岛在二十世纪的崛起堪称世界奇迹……

冰岛无声的革命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开始,一场无声的革命在冰岛悄然发生。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开始使用地热水给住宅供暖,而不再使用燃煤供暖。因为燃煤供暖造成了严重的空气污染,天空常常笼罩在黑色的烟尘中。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冰岛开始钻探地热水——时任英国首相的温斯顿·丘吉尔对此也很感兴趣。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冰岛开始利用冰川水发电,极大地丰富了冰岛的电力资源,推动了冰岛的工业化进程。

雷克雅未克的“地热革命”,为五十年后冰岛工业化的“大跃进”奠定了基础,代表性的事件是Svartsengi(黑草地)地热发电厂——该发电厂排出的废水形成了神奇的蓝湖——以及奈斯亚威里尔/ Nesjavellir地热发电厂相继投入运营。Nesjavellir地热发电厂位于辛格维利尔以南,那里曾是世界最早且存续时间最长的国家议会(成立于公元前930年)的所在地。

这些发电厂犹如冰岛皇冠上的明珠,为冰岛提供电力、并为集中供暖提供地热水。冰岛也因此成为全球最洁净的国家以及全球地热能源开发利用的领跑者。

冰岛第一位政治学博士

1962年,年轻的格里姆松赴英国曼彻斯特留学,1970年获得政治学博士学位,成为冰岛第一位政治学博士。之后,他回到冰岛,并在1973年成为冰岛大学的第一位政治学教授。1978-1983年间,他成为人民联盟组阁的冰岛议会——阿尔辛基议会的一名议员。他曾作为欧洲理事会议会大会的成员并担任议员全球行动联盟/ Parliamentarians for Global Action主席。1996-2016年,奥拉维尔·拉格纳·格里姆松出任冰岛总统。他的前任维格迪丝·芬博阿多蒂尔,1980年出任冰岛总统,是冰岛第一位女总统。

四大事项

8月末的一天,我在雷克雅未克的希尔顿饭店采访了冰岛前总统格里姆松,这距他离任已有三年。然而,对在雷克雅未克召开的年度北极圈论坛大会的筹备,他仍然热情不减。1996年,当格里姆松当选为冰岛总统时,正是一个新的千年——二十一世纪即将到来之时。

“在我就任总统的第一年,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下一个世纪,冰岛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经过思考,我认为,冰岛应关注的最重要的问题主要有四个,即全球气候变暖、能源、北极以及亚洲的崛起。因此,在我第二次向全国发表的新年讲话中,我开始讨论其中的一些问题。”

1998年1月1日,格里姆松总统在新年讲话中谈到了气候变化问题,并主张冰岛率先行动,以应对北极地区冰川急剧融化的问题。“冰岛国家应率先呼吁国际社会立即采取彻底有效的措施,应对气候变化,并欢迎国与国之间就此开展合作。冰岛应带头提倡放弃化石燃料、推广开发利用环保能源的新技术。当我们面对那些需要用我们的智慧和技术来处理的项目时,我们应当以积极的态度,把握“环保世纪”/ Century of the Environment给我们带来的机遇。”

世界水电及地热能源的领导者

格里姆松强调,冰岛作为全球水电和地热能源的领导者,在弃梅弃油供暖方面有着独特的经验。1998年9月,格里姆松总统在芬兰北部罗瓦涅米大学的一次演讲中,提出了“北极合作”的构想。当时,“出席的人很少,大都是学者和书呆子,很多人对此表示怀疑,但我坚信这是一个前进的方向”他强调。

总统认为,随着中国和印度中产阶级的不断扩大、经济体量的不断增加,亚洲新兴市场提供了巨大的机会。要保持冰岛国内的繁荣和在全球的领先地位,冰岛需要像欧洲和美国一样,将注意力转向东方。

China - Iceland agreement

“在新的千年,迫切需要就冰岛在全球舞台上的作用进行构想。二十世纪中期,美国成为了冰岛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在对二十一世纪我们在全球的作用进行构想时,新的挑战不可避免。但亚洲惊人的经济增长也可能是冰岛一个新的出发点,就像五十年前美国的情况一样”,格里姆松总统这样表示。

对亚洲的崛起直言不讳

这些年,格里姆松对亚洲的崛起、特别是中国和印度成为世界经济强国这一事实一直直言不讳。他主张冰岛与亚洲建立更紧密的关系、扩大与亚洲的贸易。然而,他的立场招致了很多批评。这些批评声主要来自那些希望加入欧盟的人。随着1991年柏林墙的推翻以及苏联的解体,以及欧盟向北欧和东欧扩张,这些人希望加入欧盟。

个人悲剧及给江泽民主席的一封信

然而这时,个人悲剧使总统的家庭突遭重创。第一夫人Guðrún Katrín Þorbergsdóttir的白血病病情突然加重,1998年夏,她飞往西雅图接受治疗,但不幸于10月下旬去世。

在西雅图陪伴夫人就医的日子里,总统开始给时任中国国家主席的江泽民先生写信,内容涉及广泛。格里姆松总统与印度领导人关系密切,他与已故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的私交也非常好,但他对中国的情况了解甚少。他曾在九十年代初到过中国,当时他是冰岛前总理斯坦格里姆·赫尔曼松访华代表团——“赫尔曼松代表团”——的一名成员。在上海访问期间,他们看到了乐高积木搭成的摩天大楼的模型,这些模型让人很容易就想到曼哈顿。他们的东道主坚信,二十一世纪的上海,将是一个欣欣向荣的城市。

First Lady Guðrún Katrín Þorbergsdóttir
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与奥拉维尔·拉格纳·格里姆松总统

1979年,“联合国大学地热培训项目”开始在冰岛实施,很多中国学生参加了培训。1995年,冰岛驻华大使馆在北京正式开馆。冰岛积极向中国推广地热解决方案,并支持中国在距离北京最近的港口城市天津建立了一个地热实验室。之后,在90年代末和新千年开始,冰岛的地热公司Enex为北京奥运村的地热供暖项目提供咨询。然而,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两国关系走向最密切的时期。

在给江泽民主席的信中,格里姆松总统提议两国在多个问题上开展合作,包括为应对气候变化而向清洁能源转型等二十一世纪最为重要的问题。随着数亿中国人摆脱贫困、中国的中产阶级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中国正在经历着史上最快的经济增长期。中国也见证了香港从英国、澳门从葡萄牙的和平回归。

格里姆松的印度之行

2000年,正值世纪之交,格里姆松总统应邀对印度进行国事访问。印度对格里姆松总统表现出了极大的尊重。他是第一位受邀访问印度的冰岛总统,受到了印度总统科切里尔·拉曼·纳拉亚南的热烈欢迎。

同年,格里姆松总统与多莉特·穆萨耶夫/Dorrit Moussaieff订婚,并于他2003年60岁生日当天结婚。冰岛这位新的第一夫人出生在耶路撒冷,从小在英国长大。

江泽民主席对冰岛的访问

2002年6月,在格里姆松给江泽民主席写信四年以后,江泽民主席对冰岛进行了国事访问。两国元首一起参观了Nesjavellir地热发电厂。江泽民主席曾经也是一位工程师,在他的随访团中,大部分代表都有工程师的背景,他们被眼前看到的景象所震撼。随着中国对石油和煤炭资源消费的急剧上升、以及由于严重污染所导致的城市的黑色烟尘,利用绿色能源日益成为一个紧迫的问题。

President Jiang Zemin & President Ólafur Ragnar Grímsson
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与奥拉维尔·拉格纳·格里姆松总统

江泽民主席对冰岛的访问取得了巨大成功。至少可以说,格里姆松总统的信奠定了冰岛和中国未来关系发展的基础。Nesjavellir地热发电厂堪称是工程史上的一项杰作,给江泽民主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President Jiang Zemin

中国加快开发地热能源的步伐

受冰岛利用地热能源模式的启发,江泽民主席在结束对冰岛的访问回国后,即下令快速开发地热能源,以热能供暖取代燃油和燃煤供暖,中国计划复制冰岛的模式。2003年,当江泽民主席离任、胡锦涛主席接任时,中国正在崛起成为世界舞台上的一个强国。

格里姆松总统访华

2005年,在胡锦涛主席执政两年后,格里姆松总统一行乘坐波音747飞机,开始对中国进行为期一周的国事访问。随行代表团阵容庞大,共有400位代表,其中不少是商界领袖。冰岛总统首次与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以及其他政要进行了会晤。“在江泽民主席执政期间,冰岛已经同中国建立起了密切的关系。我对中国的访问非常成功,胡锦涛主席将其前任所建立的冰中友好关系又继续向前推进了一步。在结束了对北京的访问后,我们又访问了青岛和上海。这是一次奇妙的经历,我在九十年代初来中国时看到的乐高模型已经变成了真正的摩天大楼,街上行人熙熙攘攘,很是热闹。中国人真的不一般,他们善于从长计议,在他们看来,50年是很短的一个时间跨度。”格里姆松总统说道。

格里姆松总统与习近平的北京之遇

2008年,格里姆松总统再次前往中国,这次是去北京参加2008年奥运会,当时冰岛手球队已进入手球项目的决赛。一次午餐时,格里姆松总统第一次遇见了习近平(后来的中国国家主席)。“我问了习近平一个问题,他认为中国面临的最悬而未决的问题是什么?我发现他的回答特别有意思,我常常会引用他的这一回答:‘我们的使命是在不伤害他人的情况下为我们的人民创造繁荣’。”

冰岛危机及冰岛网络储蓄银行Icesave公投

However, just a few months later, disaster struck. The Icelandic banks collapsed in October 2008. Iceland was in desperate need of support. The 然而,仅仅几个月后,冰岛灾难来袭。2008年10月,冰岛银行宣告倒闭,冰岛急需援助。冰岛银行系统的崩溃是经济史上所有国家所经历的最严重的一次。在布鲁塞尔的支持下,冰岛遭到了英国的经济打击,并被英国列入恐怖分子的名单。欧洲要求冰岛政府偿还英国和荷兰两国储户在“Icesave”账户储蓄的数十亿美元的存款。这些老牌殖民列强摆出了一副丑陋的面孔,美国也背弃了冰岛。

2009年2月上台的左翼政府希望安抚欧洲,提出申请加入欧盟,并同意英国提出的对于Icesave 账户的赔偿要求。阿尔辛基议会两次通过法案,同意欧洲的要求。格里姆松总统则两次拒绝确认这些法案。结果,冰岛举行了两次全国公投,两次公投都拒绝了上述法案,主要是拒绝为银行家们的疏忽大意买单,因为这将危及冰岛的独立,并有可能使冰岛陷入贫困,风险不可估量。冰岛政府拒绝支付的权利随后得到了欧洲自由贸易联盟法院的认可。

危难之中的冰岛向中国求助

冰岛需要朋友。“在冰岛的危难时刻,欧洲、美国弃而远之,而中国却鼎力相助,这一点永远不能忘记。美联储的一位主要领导人一语道破了天机,他说道:冰岛不再是美国感兴趣的地区,”格里姆松总统评论道。

“在与时任冰岛总理盖尔·哈尔德磋商后,我给胡锦涛主席写了一封信,介绍了冰岛的困难。区区小国冰岛——一个西方国家、又是北约成员——是否能够得到中国的援助绝非定局。但结果是,中国与冰岛签署了货币协定,中国随后派出高级代表团前往冰岛。”

冰岛媒体一心只盯着布鲁塞尔,并没有关注到这一前所未有的友谊之举。然而,中国的支持却在伦敦、华盛顿、柏林、布鲁塞尔和斯堪的纳维亚的哥本哈根、奥斯陆、斯德哥尔摩和赫尔辛基等所有反对冰岛的国家引起了注意。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中国成为冰岛最坚定的支持者,因为欧洲国家向冰岛提供危机贷款的前提是冰岛必须偿还数十亿美元的Icesave贷款。

2010年,格里姆松总统获得了尼赫鲁奖,印度再次邀请格里姆松总统对印度进行国事访问,表现出了对冰岛非同一般的尊重。印度总统阿卜杜勒•卡拉姆曾在2005年访问过冰岛。中国和印度的举动,至少可以说明,亚洲人口最多的两个国家对冰岛绝不是一般的尊重。

习近平以及大小的相对论

Xi Jinping became President in 2013. He went on high profile visits to the 2013年,习近平当选为中国国家主席。他高调出访英国和美国,并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发表讲话。同一年,冰岛成为第一个与中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欧洲国家,华盛顿、伦敦、布鲁塞尔和柏林都注意到了这一点。这一协定签署之际,正是冰岛左翼政府加入欧盟的努力失败之时。因为欧盟坚持要控制冰岛的渔场、从而颠覆“鳕鱼战争”的结果。

Energy deal with China - Ólafur Ragnar Grímsson

北极圈大会

2013年,在瑞典外长卡尔·比尔特的倡议下、在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的同意下,中国取得了北极理事会观察员国身份。同一时间,格里姆松总统发起了国际北极圈大会。北极圈大会定在雷克雅未克召开,每年召开一次。大会的使命是促进各国政界和商界领袖、环境专家、科学家和原住民代表的对话。大会取得了巨大成功。“中国一直是北极圈大会的重要参与者,”格里姆松这样说。他接着表示:“人们会问,为什么世界上最大、最强的国家要与小国冰岛对话,我认为,答案很简单,国家大小并不重要,无论你是来自3亿人口的大国、还是来自30万人口的小国。重要的是,你要说什么。冰岛拥有独一无二的地热技术,中国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复制冰岛的模式。这是中国摆脱石油、煤炭以及黑色天空的一个方法。冰岛模式将帮助中国摆脱污染,就像当时这一模式”使冰岛获得了重生一样,”格里姆松告诉我。

他指出,大约50%的能源消耗是用于城市的供暖和制冷,这些能源中,石油和煤炭占了其中的大部分。如果人类控制了城市污染,那么,对抗全球变暖的斗争就能取得胜利。冰岛-中国模式可能有助于拯救世界。北极融化导致中国和世界各地出现强烈的风暴,海平面升高对很多城市和国家造成威胁,科学已经改变了公众的认知。作为一个正在崛起的世界经济大国,中国需要能源和原材料,中国的领导人和广大公众也都意识到了这一挑战,环境保护也已成为中国一个重大的问题。而冰岛在北极的领导地位则是有目共睹。

北极绿色能源和中石化的合作

尽管2008年冰岛的政治风波推迟了中国地热模式的实施,但并没有逆转冰岛和中国的合作。2011年,Haukur Harðarson(1992年曾定居越南西贡市)领导下的北极绿色能源公司成立,公司的任务是对外输出冰岛在地热能源方面的成功经验。Haukur与中石化集团——中国第一、世界第三大公司——展开了合作。

President of Iceland Ólafur Ragnar Grímsson
Haukur Harðarson 先生与前任冰岛总统 Ólafur Ragnar Grímsson 先生

在冰岛总理约翰娜·西于尔扎多蒂和中国国家总理温家宝的见证下,北极绿色能源公司与中石化集团签署了一份合作协议。两国领导人对双方在地热方面展开合作深感兴趣,他们相信,地热能给世界带来一些特别的东西。随后,中石化绿源地热能开发有限公司(SGE)在中国成立,格里姆松总统计划到中国对该公司进行访问。Haukur Harðarsson后来说,“格里姆松总统在冰岛和整个亚洲之间建立地热合作关系方面所起的作用,无论怎么强调都不为过。作为一个国家的领导人,早在环保成为人们普遍关注的问题之前,他已在同行中脱颖而出,他富有远见和激情,对环境问题有着自己的真知灼见。”

Arctic Green Energy & Sinopec
傅成玉与赫伊屈尔·哈德森/ Haukur Harðarson在中国国家总理温家宝和冰岛总理约翰娜·西于 尔扎多蒂及现任总理卡特琳·雅各布斯多蒂尔的见证下签署合作协议

SGE的巨大成功

随着我们进入二十一世纪的第三个十年,冰岛——中国地热模式的发展速度超乎想象。SGE在中国取得了巨大成功;事实上,它给中国所带来的革命性变化就如它在二十世纪给冰岛带来的没有区别,在短短几年里,SGE公司一跃成为世界最大的能源公司,年钻探地热井520多口,在中国60多个市县开展业务,以河北、陕西、山西、山东、天津为主。目前,公司正在北京之外的雄安开展业务。雄安是中国首个“无霾城市”,正在成为全球可持续发展的典范。

中国的地热革命

SGE公司的运营,大大降低了二氧化碳的排放。SGE目前拥有299个供暖中心、近5000万平方米的供暖能力,可为200多万用户提供服务。而所有这些,仅仅只花了短短几年的时间。SGE的成功证明,减少空气污染和温室气体排放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以地热集中供暖取代燃油或燃煤供暖。中国正在效仿冰岛奇迹般地崛起,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而冰岛模式正在给中国带来革命性的变化。

2016年夏,格里姆松总统卸任。几个月后,值冰岛与中国开展地热合作10周年、冰中两国建交50周年之际,他受邀来到中国,亲眼见证了SGE的奇迹。中国人以这样的方式,表达了他们对格里姆松的谢意,因为冰岛-中国的模式可能会拯救世界。

The story of President Ólafur Ragnar Grímsson